足球散文:此刻你我皆国足

在很多很多年以前,河边的小沙滩旁,有一片竹林子。一群小学生正在竹林里春游野餐,一片嬉戏打闹的声音。

有个小男孩坐在河岸边,望着缓缓流动的河,问道:老师老师,这条是什么河?它要流去哪里? 老师答:哦,它叫东平河。这里是流水冲出来的一个小沙洲,名叫半月岛。河水会流向那边……老师指着东面:平洲,然后到广州,再汇入珠江,流向大海。

小男孩望着喧闹的同学们,问:老师老师,等会儿我可以和同学们在这里踢一下足球吗?老师说:可以,但要小心点。要是把球踢到河里,它就会流到大海去了。小男孩儿点点头,紧紧地抱住了胸前的足球……足球仔步入半月岛,眼前的东平河依然缓缓东流,只是,四周高楼耸峙,巨桥飞舞,那片沙滩,那片竹林,早已不见了踪影。那个小男孩呢? 那个叫喊着,不顾一切冲到河里去捡足球的小背影,又去了哪里?他每次来半月岛足球场,都喜欢在场内游荡一下。他太喜欢那一片绿了,从前他小的时候,哪有这么好的场地呀?还有,在绿茵场上带球奔跑的人们,他怎么都看不厌。这次他来踢至富杯杯紫荆花校友足球赛,比赛还没开始呢,他只是坐在场边,看着别人踢球,也是挺好的。场上有趣稚活泼的小孩子,又有俊朗健硕的青年人,还有很多像他那样年纪,两鬓已有些许斑白的中年人。许多蹦跳的足球,有些像快乐的小弹珠,有些又呼啸而来,如同炮弹。在足球仔的心底里有一支梦之队,不是巴西,不是意大利,也不是皇马,而是那支在六运会上勇夺冠军的广东队。当时的广东队真是星光璀璨啊:池明华,麦超,郭亿军,吴群立,赵达裕,谢育新,张小文……他们身材灵巧精干,皮肤黝黑,胸前大大的繁体“广东”二字,是皇牌之师的名字,闪耀光华。

当时在电视上播放的决赛是广东对辽宁,这真是一场龙虎斗,不亚于现在的巴西对阿根廷。中国老一辈足球人踢球动作规范,作风沉稳,身法灵巧,太有足球味啦。

后来他的梦之队的胸前换成了“中国”二字,中国足球国家队。广东仔彭伟国,是他认为最帅的帅哥,同样是广东足球仔,看起来有浓浓的乡土亲切感。广东足球仔加油,中国足球队加油!他的梦之队,是一定会冲出国门,和世界足球强队交锋的,那是他满心期待的事。可是交战开始后,他吃了一惊,梦之队和世界强队的差距咋那么大呢?一场场的满心期待,又一场场不可理喻的失利,输香港,输卡塔尔,输叙利亚,不断地扇梦之队的脸,也不断地在扇他的脸。他没有办法接受他的偶像被这般践踏和羞辱,对国足的态度变得暴跳如雷和尖酸刻薄。太窝囊了,他生活中本来已经有许多窝囊事了,国足,你还嫌不够吗!即使这二十年国足是如此的不堪,他也没有停止踢球。他常参加一些比赛,也常吃败仗。输了球,很自责,很郁闷。明明那一球是可以拦截的,偏偏漏了人。明明离球门近在咫尺,一捅就进,偏偏发软蹄。有时候他真的气得都不想再踢球了。他有时候也会想到那支可怜的球队,被十三亿人在骂,心情该如何。足球要是好踢,谁都可以成世界冠军了。

渐渐地,对于国足,他有点恨不动了。况且,大骂脏话,有时候也挺累的。他也会吐槽国足,但更多的,是从技术层面上的一些分析和评价。唉,踢足球的,何苦为难踢足球的呢?

有一天,他在大排档看了一场国足对泰国的热身赛。他很认线劲负弱旅泰国队,太可怜了。邻桌有个人一直在大声的骂脏话,很难听。

他忍不住走过去问,“大哥,你踢足球吗?” 那人回答,“我? 我不踢那玩意儿。” 他又问:“那,你儿子踢足球吗? 那人回答:他也不踢。 他很平静地说:哦,说了半天,原来你是旁观者啊。那你骂国足骂那么狠?

他在球场上逛着,忽然一群小孩子的欢声笑语吸引了他。那是一个足球学校,在给一群六七岁的小朋友上足球训练课。只见他们在点球区排队,一个接一个的带球射门。

教练“嘟”的一声哨响,一个小胖墩带着球,左盘右带,分明是在学C罗的单车式过人,然后起脚“怒射”,球龟速向球门而去。守门的竟是个小丫头,她熟练的一个横卧,把球抱住,分明是在学布冯或卡西。然后她用手一拍皮球,轻蔑地把球滚回给胖墩。胖墩双手抱头,做出了一个Oh NO的遗憾表情。

足球仔看着那稚趣横生的脸蛋,乐得哈哈直笑。笑着笑着,他突然眼眶湿润了。这帮可爱的小家伙,可能就是咱们未来的国足啊,你怎么舍得去挖苦他们,怎么忍心去咒骂他们呢?

他还是会一如既往地踢球,也会不可避免地输球。但作为一个平凡的足球仔,平凡得跟球场上的一叶小草一样,他能够做的,就是投身参与,做好场上的自己。

正是这种足球小细胞,构成了中国足球的整个机体。国足就是从这个机体而来。你是怎么样的,国足就是怎么样的。

这或许只是世上一场微不足道的足球赛,但在平凡的足球仔眼里,它就是全部。当国足代表中国足球和世界强队勇战不息的时候,他们的身后,是无数足球仔,踢着平凡的比赛,揣着美好的梦想,从未停止,从不放弃。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