搏击俱乐部为何有市场缺规范

商业比赛是搏击俱乐部的生存支柱,图为不久前在广东举行的一场搏击争霸赛。CFP供图

“法院的判罚有道理,但俱乐部既然用了教练,就要知道他有没有教练证,如果没有还用他,俱乐部多少也存在问题。”北京冬天的下午天气很冷,一个从事销售行业的女学员光着脚、穿着短衣短裤在三里屯SOHO的北武堂搏击馆内静静地跑圈,俱乐部的张教练一边关注着她的训练,一边对记者提及的几个月前发生在浙江某搏击俱乐部的事例发表看法。

今年8月,嘉兴一搏击俱乐部教练小龙,因在训练中被学员踢伤眼睛而将学员告上法院要求赔偿,但因其“在未取得相应散打教练资格证书的情况下,在未进行注册的散打俱乐部里从事散打教练活动”且未及时指出学员在训练中服装不规范的问题才导致事故的发生,法院故认定“小龙对事故的发生存有较大的过错,自己承担70%的责任”,而在媒体报道的事实中,对小龙所属俱乐部再没有更多笔墨。

“这样的情况以前很多,老师傅会点儿武功就带着几个弟子在五环外开门收徒,现在一些搏击业不太发达的地区也还有这种情况,但北京市的行业规范已经很严格了。”张教练表示,现在正规搏击馆的教练主要来自退役运动员和各体校对口专业的毕业生,“这两部分本身就有从业资格,体校的招生简章要求‘必须达到教练员资格’才能毕业。”通常“教练资格证”就是这个行业的“上岗证”。

记者了解到,“教练资格证”由中国武术协会颁发,颁发数量有限。据国家体育总局人力资源开发中心职鉴管理部工作人员介绍,评价社会体育指导员下设的47个项目中,目前已经包含了散打项目,但还没正式开展相关人员的资格认证工作,一旦开展后,将会以“评价类资格”完善行业的资格认证。

“也有人有技术但没有证。”某搏击俱乐部负责人表示,高昂的场地租金和专业教练稀缺让搏击俱乐部成为“很难经营的小众项目”,“北京不好找,外地更难找到专业教练。只要技术过硬,准备好装备,项目的安全系数比球类项目还高。”该负责人透露,搏击教练可以算“社会最底层的从业者”,干的是苦力活,比其他运动项目要累,大学毕业和专业队退役的人更愿意去从事保镖、特警或者体育老师的工作,所以在北京搞搏击的“就这么些人,这行圈子很小”。但有些省份“一个地方只有一两家俱乐部”,加之国内市场优胜劣汰很严重,今年才开的训练馆明年就没有了,“政府都没功夫监管,很多俱乐部都是默默生存着。”

张教练表示,现在俱乐部的业务分为大众健身和专业训练两部分,大众健身的部分要北京市体育协会认可,而专业性的比赛则需要向武术协会报批,“需要武协认可,才能用在武协注册的运动员”,“我们现在主要靠打各种商业比赛吃饭。”

监管任务上的交叉在国家体育总局武术运动管理中心主任高小军看来是“分工不同”,中心的工作对象主要是各省的运动队,“我们主抓专业的武术比赛,而市场上俱乐部是怎么运作和生存的,并不在我们的监管和评价范围内。”至于普及和推广武术文化则主要依靠“段位制标准化”去完成。

但记者了解到,一旦如上述嘉兴俱乐部产生了纠纷之后,很少有俱乐部会去监管的政府部门寻求帮助。张教练表示,除走法律途径外,做好“份内事”能将风险降到最低,如利用完善保险的方式去“规避”纠纷。

在体育营销专家张庆看来,“搏击要靠很强的身体接触来完成,是具有中度风险性的项目。在国际上,法律法规和保险都很健全,但在国内,总体上不是太主动去推这个项目。”即便如此,这个项目仍有不少市场需求,“国内有很多地下搏击俱乐部,处于监管的灰色地带,算是竞技表演的范畴。”因此,这项运动的市场种子更需要孕育在游戏规则、法律规范更完善的土壤中。

即便感受到“现在相关法律不健全”,但“市场规范”在某刚起步的搏击俱乐部负责人眼中却是“一种负担”,他表示,北京奥运会之前,中国的搏击馆并不多,且多数是隶属于健身馆的“副产品”,此后,独立的搏击馆在国内一二线城市逐步创建起来,尽管“利润不高”、“受众很少”但依然有能让人“吃饱饭”的市场空间,“待发展的产业一开始肯定有问题,但规范越多受限越大,管起来各种成本一上去,很快就夭折了。”

“从业者的顾虑与管理机构长期的管理方式有关,办个活动主管部门批与不批以及较高的审批费用等‘管理办法’,确实对处于成长期的项目有制约。”张庆十分理解从业者的为难之处,但他表示,规范市场并非让行政手续更繁琐,而是在将行业准入、退出机制把控好的同时,“把市场的东西放给市场规则去做,是一种简政放权。”

“行业的市场规范应当由市场行为去完善,政府应当在政策上放宽,允许商业组织存在。”在张庆的设想里,如果按照商业组织化去运行,把一个个分散的搏击俱乐部联合起来形成规模化的商业联盟,通过进阶、比赛去吸引赞助商和媒体关注,让市场发挥决定性作用,能让搏击俱乐部的生存出现另一番景象。

“如果搏击俱乐部的主管部门认为‘权限有限’,可以考虑参照国外一业多会的操作方式。虽然目前国内还是一业一会,但现在政府提倡要发挥社会组织的功能,希望体育项目也能借此有所改变。广东去年开始试点了一业多会的模式,但从北京民政部门的网站上看,当前规定还是一业一会的方式。”张庆表示,“在可操作性上还要等等。”

“法院的判罚有道理,但俱乐部既然用了教练,就要知道他有没有教练证,如果没有还用他,俱乐部多少也存在问题。”北京冬天的下午天气很冷,一个从事销售行业的女学员光着脚、穿着短衣短裤在三里屯SOHO的北武堂搏击馆内静静地跑圈,俱乐部的张教练一边关注着她的训练,一边对记者提及的几个月前发生在浙江某搏击俱乐部的事例发表看法。

今年8月,嘉兴一搏击俱乐部教练小龙,因在训练中被学员踢伤眼睛而将学员告上法院要求赔偿,但因其“在未取得相应散打教练资格证书的情况下,在未进行注册的散打俱乐部里从事散打教练活动”且未及时指出学员在训练中服装不规范的问题才导致事故的发生,法院故认定“小龙对事故的发生存有较大的过错,自己承担70%的责任”,而在媒体报道的事实中,对小龙所属俱乐部再没有更多笔墨。

“这样的情况以前很多,老师傅会点儿武功就带着几个弟子在五环外开门收徒,现在一些搏击业不太发达的地区也还有这种情况,但北京市的行业规范已经很严格了。”张教练表示,现在正规搏击馆的教练主要来自退役运动员和各体校对口专业的毕业生,“这两部分本身就有从业资格,体校的招生简章要求‘必须达到教练员资格’才能毕业。”通常“教练资格证”就是这个行业的“上岗证”。

记者了解到,“教练资格证”由中国武术协会颁发,颁发数量有限。据国家体育总局人力资源开发中心职鉴管理部工作人员介绍,评价社会体育指导员下设的47个项目中,目前已经包含了散打项目,但还没正式开展相关人员的资格认证工作,一旦开展后,将会以“评价类资格”完善行业的资格认证。

“也有人有技术但没有证。”某搏击俱乐部负责人表示,高昂的场地租金和专业教练稀缺让搏击俱乐部成为“很难经营的小众项目”,“北京不好找,外地更难找到专业教练。只要技术过硬,准备好装备,项目的安全系数比球类项目还高。”该负责人透露,搏击教练可以算“社会最底层的从业者”,干的是苦力活,比其他运动项目要累,大学毕业和专业队退役的人更愿意去从事保镖、特警或者体育老师的工作,所以在北京搞搏击的“就这么些人,这行圈子很小”。但有些省份“一个地方只有一两家俱乐部”,加之国内市场优胜劣汰很严重,今年才开的训练馆明年就没有了,“政府都没功夫监管,很多俱乐部都是默默生存着。”

张教练表示,现在俱乐部的业务分为大众健身和专业训练两部分,大众健身的部分要北京市体育协会认可,而专业性的比赛则需要向武术协会报批,“需要武协认可,才能用在武协注册的运动员”,“我们现在主要靠打各种商业比赛吃饭。”

监管任务上的交叉在国家体育总局武术运动管理中心主任高小军看来是“分工不同”,中心的工作对象主要是各省的运动队,“我们主抓专业的武术比赛,而市场上俱乐部是怎么运作和生存的,并不在我们的监管和评价范围内。”至于普及和推广武术文化则主要依靠“段位制标准化”去完成。

但记者了解到,一旦如上述嘉兴俱乐部产生了纠纷之后,很少有俱乐部会去监管的政府部门寻求帮助。张教练表示,除走法律途径外,做好“份内事”能将风险降到最低,如利用完善保险的方式去“规避”纠纷。

在体育营销专家张庆看来,“搏击要靠很强的身体接触来完成,是具有中度风险性的项目。在国际上,法律法规和保险都很健全,但在国内,总体上不是太主动去推这个项目。”即便如此,这个项目仍有不少市场需求,“国内有很多地下搏击俱乐部,处于监管的灰色地带,算是竞技表演的范畴。”因此,这项运动的市场种子更需要孕育在游戏规则、法律规范更完善的土壤中。

即便感受到“现在相关法律不健全”,但“市场规范”在某刚起步的搏击俱乐部负责人眼中却是“一种负担”,他表示,北京奥运会之前,中国的搏击馆并不多,且多数是隶属于健身馆的“副产品”,此后,独立的搏击馆在国内一二线城市逐步创建起来,尽管“利润不高”、“受众很少”但依然有能让人“吃饱饭”的市场空间,“待发展的产业一开始肯定有问题,但规范越多受限越大,管起来各种成本一上去,很快就夭折了。”

“从业者的顾虑与管理机构长期的管理方式有关,办个活动主管部门批与不批以及较高的审批费用等‘管理办法’,确实对处于成长期的项目有制约。”张庆十分理解从业者的为难之处,但他表示,规范市场并非让行政手续更繁琐,而是在将行业准入、退出机制把控好的同时,“把市场的东西放给市场规则去做,是一种简政放权。”

“行业的市场规范应当由市场行为去完善,政府应当在政策上放宽,允许商业组织存在。”在张庆的设想里,如果按照商业组织化去运行,把一个个分散的搏击俱乐部联合起来形成规模化的商业联盟,通过进阶、比赛去吸引赞助商和媒体关注,让市场发挥决定性作用,能让搏击俱乐部的生存出现另一番景象。

“如果搏击俱乐部的主管部门认为‘权限有限’,可以考虑参照国外一业多会的操作方式。虽然目前国内还是一业一会,但现在政府提倡要发挥社会组织的功能,希望体育项目也能借此有所改变。广东去年开始试点了一业多会的模式,但从北京民政部门的网站上看,当前规定还是一业一会的方式。”张庆表示,“在可操作性上还要等等。”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