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搏击俱乐部》:你占有的东西最终也会占有你

电影《搏击俱乐部》豆瓣评分9.0 , 斩获第72届奥斯卡金像奖。看完这个电影,完全找不到一个能让自己信服的完美角度来解读。

我看了很多遍,查了很多资料,也看了很多大神的影评,始终都找不到一个点来支撑这部艺术片留下的思考空间。

一百个人眼中有一百个哈姆雷特。我能做的,就是接纳,思考。希望能从观影后的思考中找到自己失去的东西。

这部电影的导演是大卫芬奇,他电影一贯的是以黑色创伤渲染手法为主。大卫芬奇的电影很少,但每部都具有自己独特的风格,他的电影是绝对值得花时间细品的。和很多经典电影的命运一样,放映当年票房口碑双双受挫,但大卫芬奇自述这部影片是他自己导演过最满意的一部,毫无疑问20多年过去了,数据也有力证实了《搏击俱乐部》绝对是凤毛菱角的佳片。好的东西是最经得起时间检验的,大卫芬奇很淡定地说过:大概百年以后,才有人能够理解这部电影。很有幸现在还能看到这样的艺术片,教会人反思后现代的东西,反思存在,需求。这些容易被忽视的内心的东西。

主人公杰克(爱德华诺顿)是个处理售后的汽车公司理赔职员,在日复一日的枯燥又繁琐的无意义工作中,内心日渐被空虚麻木侵染,他开始彻夜失眠,他去看心理医生寻求解脱,而医生却认为他是无病,建议让他去看看睾丸癌病人的痛苦后再定义自己的生活。于是,病急乱投医的他开始去各种绝症互助会上找安慰,通过与更加不幸的人对比来满足自己生活比较圆满的变态心理。

在互助会上出现了一个女性——马拉(海伦娜伯翰卡特)!显然马拉的突然出现重新唤醒了杰克心理上的不安,就像照镜子一样,谁也不愿意面对自己不堪的一面。杰克好不容易粉饰的内心仿佛被人一眼看穿,于是他主动与马拉商量分配好时间交错出现,避免相遇造成自己内心不适,但无济于事。

马拉的出现,斩断了他内心自欺欺人的意淫,此时渐渐出现了以后会占据上风的第二人格——泰勒(布拉德皮特)!其实看似强有力的泰勒是杰克内心想要改变,冲破禁锢,击溃不满现实的一种幻想。

百度人格分裂,学术上叫分离性身份障碍(dissociative identitydisorder),又称为多重人格障碍等,表现为身份的瓦解,出现两个或更多的相互独立的人格状态(分离性身份),伴明显的自我感及主体感(sense of agency)的中断。中断意味着各个身份之间并不能意识到其他身份的存在,只是在另一身份活动时,该身份感到好像失去了一段时间的存在。

可以从佛洛依德三重人格理论中,理解泰勒和杰克的衍生关系。杰克是自我,泰勒是本我,最后冲破现实和幻境的双重折磨,找到平衡重塑自我,就是超我。最后经历了三种人格的交替后,他终于得道。自我,就是我们对周围现实世界的一种主动融入,我们会压抑自己的一些本性,为了更好去和现实世界相处。而本我,可以说是出生时的天性,天性中有好有坏,坏的情绪长期得不到正确有效的消化,人会在本纵下渐渐迷失自我,甚至走向犯罪的道路。最后,道德良心重新占据了上风,人格在自我和本我的斗争中,出现了超我,并战胜一切,自我救赎由此而来。

最大的争议点就是,马拉作为一个女性怎么会出现在睾丸癌互助会上。这到底是BUG,还是故意安排的。唯一确定的是,必须有个人出现才能推动剧情走向,但是为什么是一个女性呢?如果安排一个男性出场是不是要合理些,毕竟只有男性才有睾丸。看到影片很多关于太极的图案,可能也是导演要告诉我们的,阴阳平衡的重要性。万事万物都是必须要遵循阴阳平衡的客观规律,打破平衡,正所谓物极必反,秩序重建,最终也会衍生出一种新的平衡局面。

重复观看了电影后,又有了一些新的解读。男主也是个正常的人,在平时的生活中必然也有男女情感上的需要,他也会寂寞,也有生理需求。内心上,杰克是向往马拉那种敢于直面自己的性格,他是喜欢马拉的,但是生理上又害怕自己雄风不再,不能征服女性。所以泰勒出现就非常必要,他可以放肆和马拉。分裂的人格才会一边身体上和马拉,又一边否认自己精神上是爱着马拉的。感觉像渣男附身的杰克,其实也是个有病的人。

马拉反应女性角色的极端案例,颓废,堕落。她也在各种互助会上找安慰,填补内心的空虚。但是她比杰克勇敢的一点是,她坦诚自己的堕落,她甚至不惧死亡。

灵魂中的空洞,是影片中出现过多次的片段。我们追求的各种物质,去填补空洞,最后发现,用物质永远都无法填满,那是无止境的黑洞。这就是人的欲望,欲望是无穷大的,一个人怎么能赢过自己的欲望呢?用各种填充物来证明自己,最后自己也变成了填充物。我们渐渐变得物质化了,失去了自我,成为别人口中的我们。也就是现在为什么崇尚金钱至上、成功学、享乐主义的原因。这样的情况下,还是真正的自己吗?

影片中让我影响深刻的地方是,泰勒用枪威胁一个商店的职员。他们的对话如下:

泰勒:很好,现在滚回去。一周后我会来检查的,看你是不是真的干了兽医。如果不是,我就崩了你。我知道你住哪儿,还有你的家人住哪儿。

商店职员走后,泰勒对杰克说:他会感谢我的,明天早上的早餐他会比以往任何一餐吃得香甜。

当一个人真正面临死亡恐惧,被逼到走投无路的时候时,他心里最想做的是什么呢?导演提出了问题,但答案在我们各自心中。

高速发展的物质经济和越渐空虚的精神状态,是一种矛盾。就如同,杰克和泰勒的人格一样矛盾。为了证明自己的存在,我们甘于被条条框框束缚住。例如物质追求,能满足我的虚荣心。其实也是另外一个重要的目的,就是证明自己的价值,证明自己的重要性。人都被赋予了标签,你不是你,你是你开的车,你穿的衣服,你住的房子。你不是因为你个人的价值而存在,是因为这些标签才被尊重。于是衍生出了极端的想法,无法自证的时候,就干脆毁灭。

泰勒的人格就是一种极端的做法,彻底否认自己的存在,将个人的意识架空,这无异于一种人格上的格式化清零,彻底自毁真的能够重建自我吗?用一种极端来对抗另外一个极端,往往都是极度危险的。连自己都不认可自己了,还怎么重建自我。所以,极端地否认自己,用苦痛或者逃避来暂时麻醉自己,都是不可取的。

正如鲁迅先生所说:真正的勇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人往往最大的敌人,就是自己,勇于面对自己的恐惧,接纳自己的不足,拥有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决心才能向死而生。

电影最后,杰克终于勇敢面对内心,他牵起马拉的手,说明他内心的人格重建了。在经历了巨大的痛苦后,他向自己开枪终于击溃了本我泰勒,超越了自我的局限,达到了人格中的平衡,终于获得了救赎。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